延伸「月」读—圣经月历2017‧【与神相遇的《诗篇》】每月主题文章

如鹿切慕溪水

        当读到「我的心切慕你,如鹿切慕溪水。」﹙《诗篇》42篇1节﹚的时候,很自然会在脑海中泛起现代诗歌《如鹿的心》的优美旋律。不少信徒都曾经以它作为灵修的诗歌,用以恬静心灵,想象自己躺卧在安静的溪水旁,享受与主亲近的甜蜜时光。

 

但是当我们仔细阅读四十二篇的时候,我们就会发现诗歌所描绘的,与诗人所处的景况截然不同。诗人似乎饱受着痛苦的煎熬,在诗中提到﹕「我昼夜以眼泪当食物」﹙42篇3节﹚﹔「我的心极其悲伤」﹙42篇4节﹚﹔「我的心在我里面忧闷」﹙42篇6节﹚,诗人不断地诉说自己心里的悲伤难过。究竟是甚么原因使然﹖大概是因为诗人面对敌人接二连三的质问﹕「你的神在哪里呢?」﹙《诗篇》42篇3、10节﹚,甚至到一个地步,诗人自己也怀疑神是否忘记眷顾祂的百姓﹕「我要对神-我的盘石说:『你为何忘记我呢?』」﹙《诗篇》42篇9节﹚

 

从这诗篇的内容,可以估计这是一首写在被掳时期的诗歌,因为诗人要追想「从前与众人同往,领他们到神的殿里,大家用欢呼称颂的声音守节」的日子,似乎暗示圣殿已不复再,或是诗人已被掳他方,他只能「从约但地,从黑门岭,从米萨山」远远地记念神,诗人不能再在耶路撒冷敬拜了。过往能与众人一同欢喜快乐地歌颂敬拜,今天却要在他方孤独哭泣困惑。

 

然而信仰却是在困难的时候显为真实。诗人在这些困惑之中,或许他不完全明白,但诗人却两次说出他的心声:「我的心哪,你为何忧闷?为何在我里面烦躁?应当仰望神,我还要称谢他,我当面的拯救,我的神。」﹙《诗篇》42篇5-6、11节﹚人在顺境的时候去敬拜神,要举手、欢呼,赞美神倒算是十分容易的,但当逆境临到,或是恶人当道,感觉处身在干旱疲乏无水之地的时候,我们还能相信神是我们唯一的倚靠﹖相信祂是我「当面的拯救」吗﹖

 

我的心为何要「如鹿切慕溪水」﹖并非因为我们处于青草地、溪水旁,而正正是相反的,那里是草场枯干,使动物晕眩、气绝之地。而小鹿并不像骆驼惯于住在沙漠,能储存粮水在牠的驼峰,自给自足。小鹿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感到干渴,自然要寻找溪水。牠一心一意的寻找,不受沿途明媚的风光而分心,也不因路旁的小花而歇下脚步,牠定意要寻找到让牠可喝的溪水,否则绝不罢休,因为水是牠的生命之源。

 

我们的心对神有如此的切慕吗﹖神对于人,有溪水之于饥渴的小鹿般重要吗﹖我们在寻求神、认识神的过程中能否如鹿切慕溪水的那份专注﹖还是我们被世俗的名利、权力所吸引着,甚至放弃对神的追寻﹖但愿我们能将人生的焦点对准神,叫我们能够在这多变的世界中,一生能专心地寻求神。

 

(经文取自《和合本修订版》)

 


香港九龙尖沙咀漆咸道南67号安年大厦902室(852) 2368 5147  (852) 2311 0167  info@hkbs.org.h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