延伸「月」讀—聖經月曆2017‧【與神相遇的《詩篇》】每月主題文章

如鹿切慕溪水

        當讀到「我的心切慕你,如鹿切慕溪水。」﹙《詩篇》42篇1節﹚的時候,很自然會在腦海中泛起現代詩歌《如鹿的心》的優美旋律。不少信徒都曾經以它作為靈修的詩歌,用以恬靜心靈,想像自己躺臥在安靜的溪水旁,享受與主親近的甜蜜時光。

 

但是當我們仔細閱讀四十二篇的時候,我們就會發現詩歌所描繪的,與詩人所處的景況截然不同。詩人似乎飽受著痛苦的煎熬,在詩中提到﹕「我晝夜以眼淚當食物」﹙42篇3節﹚﹔「我的心極其悲傷」﹙42篇4節﹚﹔「我的心在我裡面憂悶」﹙42篇6節﹚,詩人不斷地訴說自己心裡的悲傷難過。究竟是甚麼原因使然﹖大概是因為詩人面對敵人接二連三的質問﹕「你的神在哪裡呢?」﹙《詩篇》42篇3、10節﹚,甚至到一個地步,詩人自己也懷疑神是否忘記眷顧祂的百姓﹕「我要對神-我的磐石說:『你為何忘記我呢?』」﹙《詩篇》42篇9節﹚

 

從這詩篇的內容,可以估計這是一首寫在被擄時期的詩歌,因為詩人要追想「從前與眾人同往,領他們到神的殿裡,大家用歡呼稱頌的聲音守節」的日子,似乎暗示聖殿已不復再,或是詩人已被擄他方,他只能「從約但地,從黑門嶺,從米薩山」遠遠地記念神,詩人不能再在耶路撒冷敬拜了。過往能與眾人一同歡喜快樂地歌頌敬拜,今天卻要在他方孤獨哭泣困惑。

 

然而信仰卻是在困難的時候顯為真實。詩人在這些困惑之中,或許他不完全明白,但詩人卻兩次說出他的心聲:「我的心哪,你為何憂悶?為何在我裡面煩躁?應當仰望神,我還要稱謝他,我當面的拯救,我的神。」﹙《詩篇》42篇5-6、11節﹚人在順境的時候去敬拜神,要舉手、歡呼,讚美神倒算是十分容易的,但當逆境臨到,或是惡人當道,感覺處身在乾旱疲乏無水之地的時候,我們還能相信神是我們唯一的倚靠﹖相信祂是我「當面的拯救」嗎﹖

 

我的心為何要「如鹿切慕溪水」﹖並非因為我們處於青草地、溪水旁,而正正是相反的,那裡是草場枯乾,使動物暈眩、氣絕之地。而小鹿並不像駱駝慣於住在沙漠,能儲存糧水在牠的駝峰,自給自足。小鹿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感到乾渴,自然要尋找溪水。牠一心一意的尋找,不受沿途明媚的風光而分心,也不因路旁的小花而歇下腳步,牠定意要尋找到讓牠可喝的溪水,否則絕不罷休,因為水是牠的生命之源。

 

我們的心對神有如此的切慕嗎﹖神對於人,有溪水之於饑渴的小鹿般重要嗎﹖我們在尋求神、認識神的過程中能否如鹿切慕溪水的那份專注﹖還是我們被世俗的名利、權力所吸引著,甚至放棄對神的追尋﹖但願我們能將人生的焦點對準神,叫我們能夠在這多變的世界中,一生能專心地尋求神。

 

(經文取自《和合本修訂版》)

 


香港九龍尖沙咀漆咸道南67號安年大廈902室(852) 2368 5147  (852) 2311 0167  info@hkbs.org.hk